才能本身并无光泽,只有在运用中才发出光采。(苏联)

相关推荐